沸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城契约 > 正文 第44章 一百万种可能
    姜沫朝着远处一凝神,贺超和齐妙然的身份信息就泛着淡蓝的水光浮动了出来:

    姓名:贺超

    身份:红枫高中学生/世家子弟/富二代

    种族:普通人类

    年龄:17岁

    性别:雄性

    关系:有点讨厌的人

    ·

    姓名:齐妙然

    身份:红枫高中学生

    种族:普通人类

    年龄:17岁

    性别:雌性

    关系:同学/恋过的人

    咦?贺超这小子还是个富二代啊~~世家子弟又是个什么鬼~~

    姜沫心想,难道这就是那种比我们有钱还比我们努力的人,比我们优秀我们还打不过的人~老天爷还真是不公平~

    怪不得系统给的关系是:有点讨厌的人~不讨厌你讨厌谁~

    姜沫又凝神看了看齐妙然的信息,最后一条“恋过的人”,这有些让他哑口无言。

    心想,怎么还是恋过的人呢?什么叫恋过的人?

    到底是好没好过呢?好到什么程度呢?

    是单恋呢?暗恋呢?还是热恋呢?为什么没有人给我解释清楚~~

    姜沫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下齐妙然。嗯,颜值倒还不错,气质也挺好的,是那种典型的学生时代的女神……

    可是,我是个成年人啊,我不喜欢青涩的学生~我喜欢前凸后翘、上下有料的……

    姜沫发现自己看待女生,竟完全是从二十六岁的成年人视角和喜好来出发的。

    “没关系,二班的牛粪其实长得也不丑!”姜沫觉得齐妙然并不是自己的菜,于是自然就表现得很大度。

    “可是老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眼睁睁地看着这贺牛粪把咱们班的班花挖走,心里真是很不得劲儿啊……也不知道他俩啥时候走得这么近了……”

    魏星用手撑着下巴说道,言语之中透露着不甘和无奈。

    “呵呵~~人有生而为人的自由,也有恋爱的自由,我们还能拦着人家……”姜沫回头又要了一杯Blood & Sand.

    “咦,姜沫,你手里捏着一根头发丝做什么?这么长的头发也不像你自己的呀……”魏星也转过身,让表哥给添酒。

    姜沫低头一看,自己手里果然正拉扯着一根长长的头发丝。于是抬头朝远处看了一眼。

    魏星顺着姜沫的目光看去,发现贺超隔壁卡座里的一个二十来岁的美女皱着眉,回头瞅了一眼贺超,没有说话。

    姜沫手里的这根头发丝原来是这个美女的啊!

    “隔空取物还有这用途?”魏星一下看出了端倪,恍然大悟。

    “嘘~~”姜沫做了个小点声的手势。

    姜沫虽然自认为自己对齐妙然这种女孩没有啥冲动,但是脑子里却不知为何有一种隐隐的潜意识在推动着自己去做这样的事。

    “可是你拔人家邻座美女头发干啥?不是应该拔贺超的头发吗?快,赶紧把那家伙给我拔成秃子,我就不信齐妙然还能对一个秃子有好感!”

    “呵呵,你这想法挺损的!他要是好端端的坐在那,突然一眨眼变成了秃子,还不把在座的人都吓死啊,还以为他突然变异了呢……”

    “对哦,那天那只疯狗变异的时候也是先掉光了毛……”魏星喃喃道。

    “呵呵,到时候搞不好黑衣人又出动了!那个皮衣洋妞说不定也会过来!”姜沫笑了笑。

    “嘿嘿,好久不见皮衣洋妞,我都想她了……”

    这时候,舞台上的乐手刚唱完一首歌,贺超便起身走了上去,低低地和乐手交流了下,然后站在麦克风跟前,大声道:

    “今天是我的十七岁生日!很高兴在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里,我最重要的人和最爱的人都能够陪在我的身边……这是我的荣幸!今天,也很高兴我生命中的女神能来参加我的生日会!”

    “我去,我都想吐!”魏星做了个干呕的表情,不屑地说道,“你瞅把他能的!还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呢?你意思你后半生都不美好了……还女神?我擦的,那是我们一班的女神好不好……”

    姜沫静静看着舞台上的贺超,并没有说话。

    “姜沫你还等啥呢?快盘他!”魏星说道。

    “今天我要唱一首《一百万种可能》,献给你们……哎呦……”贺超正准备开始唱歌,突然像是被马蜂蜇了下一样,捂着脸,叫出了声。

    “给,这是他最嫩的一根鼻毛!”姜沫伸手把手指间的一根黑色鼻毛放在了魏星手掌上。

    魏星足足愣了好几秒,忽然浑身一抖,使劲甩了甩手,一脸嫌弃地说道:

    “姜沫,你好恶心!一下子刷新了我对你的认识~~~”

    姜沫心说,我也不想这么恶心,本来想拔那小子一根胡子,可是这小子没长胡子啊~~拔一根头发又不够刺激,我总不能拔人家私密地方的那啥吧~~那才恶心呢,还很不道德~~

    “呵呵呵,拔得好!这才叫一百万种可能!”魏星紧接着话锋一转,暴露了心声。

    这时候乐手弹起了吉他。舞台上的贺超强忍着鼻子里的疼痛,硬撑着把《一百万种可能》唱完了。

    这原本是一首很唯美婉转的歌,结果却被贺超硬生生唱成了车祸现场,搞得给他伴奏的乐手都很尴尬。

    还好现场的观众们都比较宽容,稀稀拉拉地给了几个掌声。

    然而魏星却没忍住,高喝了几声倒彩。

    贺超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也不知道好端端的,怎么鼻子里突然这么疼,搞得他唱歌都没法使用鼻腔共鸣了……

    结果下台的时候,却还听见有人喝倒彩。心里又尬又恼火,一抬头,那喝倒彩的不是别人,原来是一班的手下败将鼻血王子啊!

    真扫兴!

    贺超回到卡座坐了下来,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气氛,和他的朋友们玩起了酒令游戏。

    他的这些朋友们其实知道贺超平常唱歌还可以,今天可能是发挥失常吧,也就没在意。

    就在这时候,邻座的美女忽然站了起来。咣咣咣地踩着高跟鞋,绕了一圈,走到贺超跟前,不由分说,轮起巴掌就给了贺超一个亲切问候:

    “你特么还有完没完了?唱歌那么难听我们说啥了?还一个劲儿在这儿薅我头发?先前拔了一两根,我没说什么,这会儿你特么都薅了我十几根了!老娘再不过来给你个大嘴巴子,今天都被你薅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