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点小说网 > 购买大厅 > 铁旗列传 > 正文 11三年
    11三年

    ‘陛下,云启在此,既然陛下不稀罕这个党主之位,小弟愿意代劳。’活死人突然出现说到。

    ‘你是要为他们开脱,自己跳出来承担罪责吗?’项麟问到。

    ‘大哥,倘若小弟逼宫成功的话,有何罪恶可言?’活死人说到。

    ‘好,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我曾对你说过,你只要强过我,就可以做你想要做的事,这句话今天依然有用,就看你我谁的拳头更硬。’项麟说到。

    ‘小弟遵命。’活死人说到。

    ‘你们全都退下,今日之事我将与师兄私下解决,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退下了。’活死人对着关启亮与其他人说到。他已决定承担这一切罪责,而关启亮、任豪、李成鹏对战党太重要,一旦他们受到惩罚,将是战党最大的损失,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自己把逼宫的责任全部揽下来。

    ‘殿下这。。。。。。’关启亮说到。

    ‘你们做的已经很好了,剩下的事,我自己来做。’活死人说到。

    关启亮明白了活死人的意思,他这是要为大家开脱,如果这个时候还继续待在这,那真的是害了他,起码他现在还有跟项麟一战的机会。想明白了这些的关启亮带着其他人退出了火麟宫,项麟寝宫的门前只剩下了项麟跟活死人。

    ‘知道此事与你无关,但是总要有个交代,说吧,比剑法,还是比拳脚。’项麟说到。

    ‘火麟宫内岂容他人弄刀剑,愿与大哥比拳脚。’活死人说到。

    ‘如若你输了。。。。。。’项麟说到。

    ‘我输了,认大哥处置,绝不怨言,但请大哥不要牵连他人。’活死人抢先说到。

    ‘我答应你,如若你赢了,这党主之位归你。’项麟无奈的说到。

    ‘小弟无此野心,无论如何,这党主之位永远是大哥的。’活死人说到。

    ‘出手吧,等你赢了,你想干什么都可以。’项麟说到。

    火麟宫在这个深秋的雨夜发生了一件足以改变东洲的事,除了当时在火麟宫的人们,其他人根本无从的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知道的仅仅是项麟战党,以党主项麟的名义发出一道党主令。党主令的内容是活死人不尊党主,私自领兵出击西晋,扣押党主特使,置党主令于不顾,依律免其战党大元帅之职,免其七王议事会首王之尊,依法将其囚入大牢,以儆效尤。

    幽云帝国对于这件事,满朝又惊又喜,很多朝臣认为帝国反击的时候到来了,失去活死人的项麟战党在实力上一定会大打折扣,几天内连续上书摄政王,请求出兵进军项麟战党,不过此时皇甫瑞德却非常冷静,他认为倘若急于进攻是不明智了,其一三年之约还有段时间,如若此时用兵会让天下人耻笑,帝国不遵守约定,战党迫于无奈也会释放活死人,甚至恢复的他的一切权力。其二,幽云帝国自身也不能再失败了,而项麟战党兵多将广,可不只有一个活死人,任豪、李成鹏、陈嘉豪的厉害他也是见识过的,没有万全的准备绝不可冒然出兵。

    南李国主李成玉则是震惊,她眼中的活死人虽然做事不拘一格,但是做人还是很有分寸的,她觉得此事定有蹊跷,李成玉决定上书战党保活死人,但是朱环确建议她不要这么做,他也是基于两点考虑,首先是自己与活死人结为儿女亲家天下皆知,倘若上书,必为党主猜疑。其次,做为附属国,去管宗主国的事,是会被诟病的,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什么也不做,等待项麟回心转意。

    肖国的反应最奇怪,既喜又怕,喜的是,这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活死人被战党束之高阁了,怕的则是,三年之约一过,自己的命运也将无法预测,毕竟这个三年之约是活死人与皇甫瑞德定下的,现在定了盟约的其中一方失去了权力,项麟战党会不会遵守活死人订下的盟约呢。

    战党囚禁活死人的地方,不是天牢,也不是明理堂的大狱,而是建立龙城时为了压阵风水,在龙城东北方建的一座石塔,活死人在塔内可以自由活动,塔外驻有一队守卫,十二个时辰轮流值守,不许任何人靠近,除了陈雨柔。

    ‘夫君,有个大喜事,可惜你去不了。’陈雨柔把自己带来的东西放到桌子上。

    ‘至卓要成亲了?’活死人问到。

    ‘就知道你会猜到,他知你不饮酒,但是这坛酒是他的喜酒,嘱咐我一定给你带到。’陈雨柔说到。

    ‘新娘子是谁啊?’活死人拿着酒问到。

    ‘龙城公主,韩清媛,项大哥并没有牵连其他人,你看这不把妹妹也嫁到了咱们陈家,我觉得夫君这次的事做的是正确的,虽然你在这出不去,但是夫君救了很多人。’陈雨柔说着哭了起来。

    ‘替我给新郎官跟新娘子准备一份贺礼吧,我现在可是身无长物。’活死人张开双臂苦笑的说到。

    ‘早就以咱俩的名义送去了,你就别担心了,马上过年了,天冷,夫君多主意身体。’陈雨柔擦了擦眼泪说到。

    ‘你也多保重,现在开始苦了你了。’活死人歉意的说到。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谁让我当年死皮赖脸的非要嫁给你,这是我该做的。’陈雨柔说到。

    ‘听你的口气后悔了?’活死人笑到。

    ‘后悔也晚了,孩子都一大堆了,能怎么样?’陈雨柔也被逗乐了。

    陈雨柔走后,活死人看着那坛酒发呆,他当年在肖国被项麟救回来以后就不再喝酒了,后来师父告诫他不要再喝酒,所以他早就忘记酒是什么味道了,但是这个酒他想喝,

    ‘师姐,你可以安心了,至卓长大成人了,可惜你没见到自己的儿媳妇,师弟敬你。’活死人说完,把坛子里的酒洒在地上,然后举起坛子倒进自己口中,一连几次,把整坛酒都喝光了,喝完之后就地躺下,他打算睡觉,既然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了,干脆睡个大觉,他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迷迷糊糊中,活死人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火烧一样热,他顺势脱光了自己的衣衫,但身上的热度一点也没有减轻,活死人感觉自己的意识也开始不受控制了,不过他突然感觉自身的力量开始暴增,这种力量可不是战神之躯激发的那种力量,随后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拳打脚踢周围的物品,最后他感觉浑身麻木,随之昏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活死人开始回忆那种感觉,他觉得这种力量远强于战神之躯,突发奇想的他决定利用这无限的时间,来增强自己的武功,如果运气好,也许有可能突破战神之躯的极限。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飞逝,活死人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巨大的酒池之中,利用自身运气吸收酒气,无数次失败,但是他也无数次的开始。两年过去了,活死人也知道外面的情况,议事会让战神殿每隔一月送来军报,活死人对东洲的动态还是比较了解,出乎所有人意料,幽云帝国没有发动针对战党的任何军事行动,估计他们也是拿捏不住战党的意图,所以不敢急于出兵反击,虽然三年之约早已过了,但是皇甫瑞德却不合时宜的提出与活死人再次会面,就盟约问题进一步商榷,这个可就让战党犯了难,以现在活死人的情况可是不可能见他,而且皇甫瑞德拒绝了独孤贤代替活死人与他见面。

    新的一年又来到了,活死人依然周而复始的在练功,但仍然没有突破战神之躯,不过却积累了一些经验,活死人想到自己大概差一个时机吧,要想突破,还是要寻找那种感觉,酒,活死人除了那次饮酒,其他时间只不过是吸收酒气,他觉得要找感觉还的是直接喝,想到这里,他拿起陈雨柔给他送来的酒,一气喝了一小坛,很快跟上次一样的感觉传遍全身,一顿拳打脚踢之后,活死人没有昏过去,他感觉自己的右手非常疼痛,查看之下,原来右手受伤了,可能是在酒的作用下,身体愈合能力变的缓慢,血不住的从右手流出,他本能的用嘴去吸,当血基本不流的时候,活死人觉得刚才那种感觉重新袭来,力量开始倍增,不过这次他的意识依然清醒,身体也可以自主控制,活死人试了试这个力量,可以轻松的超越战神之躯,但是由于身体连续出于这种状态,一时无法适应,活死人还是虚弱的倒在了地上,不过活死人却笑了起来,他找到了这种力量的出处,只需勤加练习,假以时日便可突破战神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