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亦寒抬步来到各大势力的面前,目光冷冽的扫过众人,“是你们对苏瑾月动的手?”

    “是又怎样?你管的着吗?该干吗干吗去。”一名分神后期修士从各大势力中走出来。现在在这些势力没有中毒的人中,他的实力已经算是最高的了。他以为战亦寒和其他修士一样都是来星珈山报名的。

    战亦寒冷哼一声,身上的气势释放而出,向着那名分神后期修士压了过去。

    那名分神后期修士立即被战亦寒的气势压的倒退了好几步,他的眼中满是惊惧之色,再也不敢言语。此时他已经知道,对方绝对不是来报名的。

    “战亦寒。”蓝墨祁从人群中走出来。他见过战亦寒,自然一眼就认出了他。想不到战亦寒的实力这么强。

    战亦寒打量了一下蓝墨祁,“你们家族也有份?”蓝墨祁是瑾月的朋友,想不到他的家族也在其中。

    “对不起!”蓝墨祁愧疚道。他这次来是跟苏瑾月道歉的,不管苏瑾月原不原谅他,他都应该来道个歉。他知道,这一次过后他和苏瑾月不再是朋友了。失去这份友情他心里很难受,但是父亲的命令他不得不服从。父亲让他无论如何都要问苏瑾月要到解药救伯父的命。

    战亦寒嘲讽的一笑,看向众人,“是不是觉得苏瑾月好欺负?没有人为她出头?”

    众人连忙摇头。好欺负他们就不会来这里了,那苏瑾月根本就是一块大钢板,让他们这些势力有苦说不出,特别是丹城下的那个布告,简直让他们郁闷的想要吐血。

    他们势力的大部分高品丹药都是来自丹城的店铺,丹城与他们永不合作,他们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虽然他们势力也有炼丹师,但是炼丹宗师却不是想有就有的。就算有炼丹宗师,也不可能提供得了整个门派的丹药。

    “我们这次来是来道歉的。”一名分神初期的修士开口道。

    “只是道歉?”战亦寒不屑道。

    “不是的,我们准备了厚礼。”分神初期修士连忙道。这次中毒的是他们门派的长老,他们不可能不救。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战亦寒抬手一挥,无数阵旗从他的手中挥出。虽然瑾月已经惩罚过他们了,但是他的气还没有消,欺负瑾月的人他可不会轻易放过。

    随着阵旗的落下,除了蓝墨祁外,众人部被卷入了阵法中。

    战亦寒淡淡的扫了蓝墨祁一眼,转身向着山上走去。要不是看在蓝墨祁以前帮过瑾月的份上,他也会让他试试他幻阵的厉害。这个阵法不会让众人受伤,但是会让众人饱受精神的折磨。

    苏瑾月收到那些势力来星珈山的消息,勾唇一笑。她早就猜到那些人会来找她要解药的,这次她会让那些势力付出巨大的代价,让他们知道她苏瑾月绝不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

    抬手一挥,一面巨大的阵法显示屏出现在了苏瑾月的面前。

    当她看到阵法显示屏中的景象时,嘴角忍不住扬起了甜蜜的笑意,站起身一步跨出,消失在了原地。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亦寒了,真的好想他。

    战亦寒感觉到一丝灵气波动,俊逸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看向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苏瑾月,他展开双手迎接着她的到来。

    “亦寒!”苏瑾月快步冲进战亦寒的怀中。她好想他,真的好想他!

    “我好想你!”战亦寒凝视着苏瑾月,眼中溢满了思念。还有几个月,他就可以一直陪着瑾月了。

    “我也是,每天都在想你。”苏瑾月看着战亦寒,眼中满是深情。若不是亦寒来了,她之前结束了墨月城的事就已经回去了。

    战亦寒宠溺的揉了揉苏瑾月的发丝,拉住她的手,与她向着山上走去。他和瑾月有很多的话要聊,至于那些被困在阵法中的人,等他和瑾月空了再来慢慢处置。

    天色渐渐深沉,直到太阳再次升起,战亦寒和苏瑾月才拉着手走出了房间。

    “我们去会会那些势力。”苏瑾月勾唇道。

    “嗯。”战亦寒微笑着点头。是该和他们好好谈谈条件了,同时他和瑾月也要让其他的势力知道,他们的门派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想要欺负他们,就得做好被欺负的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