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轻想时光 > 正文 11.两家的反应
    朱宏恍恍惚惚地回到家,像木头一样站在父母面前。将成绩单交到父亲手中,接过试卷,朱爸那灿烂的微笑刹时间凝固了。

    “什么?!你就考这样啊?说实话!小朱宏,你总分到底多少?”

    朱爸看着手里的成绩单,满满的CD。就信息技术一个A,异常刺眼。狠狠的拍打着成绩单,神色铁青,咆哮道。

    这小子平时在家挺机灵的,还以为他就算不爱学,怎么着也得在班里中游水平吧。

    沉闷的空气在加热,压得朱宏喘不过气来。似乎感觉一阵风吹过,他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朱宏没敢抬头,不过也能想到老爹那怒气冲冲的吓人模样,支支吾吾了半天,似乎想辩解。但这责任该给谁?老师该交的没有保留,也没有刻意排斥他。家里自己想要什么有关学习的,都尽可能给他买。颓然松垮了身体,涩声说道:“3,358分。”

    朱爸仿佛没有在呼吸,依旧怒目盯着那大红色的成绩单,寂静得可怕。

    “358,358……”朱爸气愤地重复,猛地一跺脚,骇得朱宏一震。朱爸气急而笑,“行!总分710,你刚好考一半。行,一半啊,看我不把你打成一半!”

    朱宏头都懵了,人还能打成一半?听着父亲暴怒的话语,他是一步也不敢挪动,双足灌铅,低头颤栗。

    朱妈担忧儿子挨打,急忙劝道:“行了,行了。可能是卷子太难了,要是简单可能就考好了。”

    “什么难不难的,都一样的试卷。你别给他找借口!”

    朱爸不耐烦的说着,而后瞪着朱宏,大声问道:“孙砚呢?你整天和人一起去一起来的,他考的怎么样?”

    “他,他考了六百来分。”

    朱宏低着头,眉毛向上拉紧,声若蚊蝇。

    朱爸愤然将成绩单扔下,抬手就要扇过去。

    “哎呀,别打他了。你打管什么用,打死他,他也就这样了。”平时朱妈挺凶的,这个时候反倒护起了朱宏。

    朱爸粗糙的大手僵在了半空中,长叹口气,没有知觉般垂直落下。

    心里悲伤不已,怨他自己啊。整天忙着赚钱,挣钱。也没多关心关心儿子,做错了事,不是言语批评,就是行为批评。

    “行了,回屋去吧。这几天好好想想,别再出去玩了!”

    朱宏没有吭声,木然的走进了房间。

    朱爸掏出火机点了根烟,轻吐一口烟圈儿,仿佛内心的烦闷也随之而出。沉默着吸着,快一半时才抬头对着妻子说道:“过几天你买箱奶,或者八宝粥也行。我带着去问问老板,他那里还缺人不。”

    ……

    “爸!来了!我给你推着。嘿嘿!”

    看着从自己手里抢过电车的大儿子,孙传家有些摸不着头脑,今儿怎么这么勤快。不确定的问道:“怎么,又打架了?还是把什么给弄坏了?”

    “爸!就不能是好事吗?”将车子停好,孙砚恼怒的说道。

    “呦呵!你还能有什么好事?春儿呢?”孙传家打趣着儿子,然后惊奇的发现往常应该求抱抱的小家伙,今儿竟然没来。

    “他啊,早上天不亮就醒了,起的那么早。这不,还没吃饭就睡觉了。”

    “吃饭吧,等晚上在重给他做。”杜月芬从客厅走了出来,手里端着冰箱里的剩菜。招呼了一声,便往厨房里走去。

    餐桌上,瞧着这一桌比往常丰盛不少的晚餐。孙传家觉得只有好菜不行,弯腰从桌子底下摸出了一瓶啤酒,一桶白酒。笑着说道:“先别忙吃饭,来,咱爷俩喝气儿!”

    递给孙砚一瓶啤的,自己拧开了白酒瓶盖。“去完学校回来了,考的怎么样?”

    孙砚连忙起身,给父亲满上,这才开了自己的那瓶,倒了半碗。谦虚的说道:“嗯,还行!考了620分,算是不高不低。”

    孙传家夹起一块肥肉,嚼着,没有接话。总分710,考了620。行啊,能考上高中了。接着喝了一大口酒,问道:“嗯,你打算上哪个学校的?”

    孙砚整理了下思路,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说说班主任的意思:他让我去一中,他说一中不管是师资、氛围、成绩、升学率其他等等都是咱们县城最好的。让我报一中,还说在一中只要我保持这个状态,用心学,一定能考个好的大学。这要是在其他高中,可能就没这么稳妥了。”

    孙传家砸吧着嘴,缓缓开口:“我这些天干活也问了不少工友,他们小孩有的比你大,也有跟你同龄的,他们也跟我说了很多。就你这种档次的成绩,在一中是上不了实验班的,去二中的倒是能进实验班。免不免学费,咱先不管,反正高中学费也不多。我的意思呢,你也不小了,你自己选。当然要是按我的意思呢,还是想让你上一中的。因为什么呢……”

    白酒是爷爷在东海城酒厂散打的,劲特大。微醺的父亲开始了“因为所以,科学道理”的分析,

    “那个行了,爸。我去一中。”孙砚是一句也没听进去,自己也没多想,老师家人都说一中好,那就去呗。

    孙传家咧开了嘴,露出了泛黄的牙齿。黝黑的脸上堆起了道道皱纹,“嗯!到高中好好给我上,别以为到了高中就不用学了,我跟你说那才是最苦的。熬出来了,你就能上大学。大学才是真正的舒服,课又少,还没人管,等分配工作就不用再像你爹我这样天天栽稻种麦了。你要是考个好大学,娶媳妇什么的我也能少操点心。到时候你弟弟也大了,我也老喽。家里啊,就全靠你了!”

    哎!?听老爸这口气是喝高了吧?嘿嘿,高了好!

    孙砚喝完了啤酒,乘了碗饭。陪着笑,谄媚道:“那个,我记得爸你以前说过,我考得好就给我买智能手机的。你看,我考这样,能给我买个不?”

    杜月芬放下筷子,瞪着儿子。这孩子,买那个干嘛,那么贵一个。

    刚要拒绝他,就听到丈夫傻呵呵的同意了。

    “行,买!”

    孙砚顿时心花怒放,喜悦飞上眉梢。饭也吃得快了许多,他擦了擦嘴说道:“我吃完了!”

    杜月芬看着雀跃不已的儿子,说道:“吃完了,去你爷爷奶奶家玩会儿吧。”

    孙砚答应了下来,心里问着在卧室里的小草。“我去一趟奶奶家,你去吧?”

    小草还以为要去什么新奇的地方呢,闻言失落的说道:“不去,没劲。那里又没什么乐趣,还不如在家里呢!”

    “那好吧,我自己去。”

    孙砚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么一个存在,不知不觉,家里还有一个人似的,总是问问她。

    等到孙砚出了门,杜月芬怒声说道:“行了,别傻笑了,你以为你自己笑的好看呀。还有,你也别喝了,我是看到这酒就烦。”

    “嘿嘿,老婆乖。再喝一杯,就一杯!”看着发怒的老婆,孙传家嬉皮笑脸的做出了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