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这就是那位大魏太子的威势吗?”

    “无劫神体,古来罕见,号称万劫不加身,上古重瞳,亦恐怖绝伦,号称自古不败……”

    “而魏无殇同时兼具无敌的神体与仙瞳,堪称再无缺陷,万古以来从未有第二人,当真旷古烁今!”

    “这样的惊世战力,难怪紫微神教这样的不朽传承,都不惜确立其为神子,直接凌驾于数千年来历代那些圣子圣女之上!”

    “传说中的帝禁啊……”

    “还未到元灵境,就已经触发了这一无敌的领域,这份天资实在可怕……”

    “这样的人物,将来就算不能封皇证帝,怕是也必然能破开王境,成为一尊盖世无敌的至尊!”

    “唉,跟这样的妖孽同处一个时代,简直让人绝望……”

    这悚人的一幕。

    让不少自王都内,相继赶来的各方势力强者,无数的王侯子弟,皆震撼莫名,纷纷不禁倒吸冷气。

    一些平日里自视甚高的天之骄女,更是目露异彩,泛着涟漪,有些倾慕不已。

    也有素来自负不凡的天骄,望着远方那傲然于世,宛若神祇般,年轻得不像话的身影,面露颓然,心中不由生出几分苦涩,被彻底打击到了。

    蜕凡境圆满,生生跨过元灵境,直接逆伐天象境的名宿。

    实在让人胆寒。

    这已经不是跨过一个境界那么简单了。

    那是超越了九为极数代表的极禁,传说中只有历代的古皇大帝年轻时与某些天资纵横,曾经于某个时代耀眼一时,被认为有帝皇之姿的绝代妖孽,才能偶有机会踏足的无敌领域——帝禁!

    而那些绝代妖孽,只要不是过早夭折或者道心出了问题的,哪怕是没有封皇证帝,也都成为了横压八方的盖世强者,于古史上留下赫赫威名。

    但此刻魏无殇可没有空去理会其他人的想法。

    “……”脑海中响起的声音,让他眼皮跳了跳。

    有某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刻——

    “刷——”他浑身炽盛。

    被盛烈的光辉包裹,那是某种可怕的秩序伟力。

    说不清,道不明,浩荡而磅礴。

    “那是?”便是那些大能,纵然修成了某种不得了的天眼神通,都无法望穿。

    魏无殇只觉右肋处,滚烫发热。

    “哧!”突然间剧痛不已,让他禁不住闷哼一声。

    一道光华璀璨,蕴含着某种神秘伟力,极其不凡,闪耀着不朽符文的宝骨,凭空出现在其体内。

    但只有指节大小,还远未真正的成熟。

    血淋淋,沾着晶莹的宝血。

    仿佛刚刚自什么人身上挖出来般,简单粗暴的接续了上去。

    “刷!”一股惊人的生机,不住涌入魏无殇的体内。

    触目惊心的伤口,顷刻间恢复如初,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整个过程,甚至只是过了眨眼的工夫。

    “那是……”

    “是什么异宝吗?”

    “不,那是……一块骨?”

    那璀璨无比的光辉散去。

    让那些大能王侯皆不禁瞪大眼睛,失声叫了出来。

    只见魏无殇的右肋处。

    分明有不朽的光辉,在那里闪耀着。

    绽放着盛烈的光芒,耀眼无比,让人无法直视。

    “咕噜!不会吧?”

    有大人物呆滞,浑身惊颤不已。

    下巴都要掉到了地上!

    那真的是一块骨非常的小,只有指节那么大。

    像是刚刚新生长出来不久一般

    神秘无比的秩序符号缭绕着这新生的宝骨,压根无法望穿。

    有一种让人心颤的气息在弥漫着。

    凌厉得不像话,仿佛可斩尽世间万物,令人绝望。

    “那不朽的符文,绝对是某种不得了的盖世宝骨!”

    不少人震撼莫名,有些不敢相信:“难道是……传说中的至尊骨?”

    “嘶——”在场的人,皆不禁倒吸凉气!

    身负上古重瞳与无劫神体的魏无殇,先前不但触发传说中的帝禁,短暂立身于无敌领域,体会那玄而又玄的无上妙境。

    现在体内竟然还孕育出了一块盖世不凡的至尊骨。

    让人呆滞,难以置信。

    这究竟是什么妖孽?

    简直不给其他天骄活路啊!

    “嘿,短短数年竟然能将无劫神体与上古重瞳融汇于一体,不分彼此,更在蜕凡境就破开了极禁,立足于传说中的帝禁领域,这份天资果真是冠绝古今,举世无双……”

    远方的天穹隆隆,刹那间乌云密布。

    阴冷至极的声音,阴恻恻的,带着无尽的森然杀机:“更没想到,居然还孕育出了稀世罕见的至尊骨,留你不得!”

    “你还是给老夫葬送于此吧!”

    让人从头凉到脚,禁不住涌出寒气。

    一只恐怖的大手,自虚空中探出。

    向着魏无殇狠狠抓了过来。

    气息可怖无比。

    “都冒出来了吗?”魏长空面色淡然,从容自若。

    立在那里,并不受那惊人的威压影响。

    通体神光缭绕,宛若神灵般,威严不容侵犯。

    “尔敢!”

    “放肆!”

    “好大的胆子!”

    “当我大魏王朝无人吗?”

    一名名本就在那里静静观战,时刻保持着警惕的王侯、大能皆惊怒莫名。

    这个时候再不犹豫,悍然出手。

    迎击而出,震怒无比。

    要镇压对方。

    尤其是,亲眼目睹了魏无殇体内生长出传说中的至尊骨。

    让他们有些震撼莫名的同时。

    更是激动得身体发颤,惊喜到了极点。

    若说先前保守、谦虚些,说其是盖世之姿。

    那么现在魏无殇,就是真正当之无愧的帝皇之姿了。

    这样的人,若是他日不封皇证帝,都对不起那堪称冠古绝今,举世无双的资质根骨!

    怎么可能任由他人伤害这位潜力无限,他日成就不可限量的无殇太子/神子?

    ……

    “轰轰……”

    虚空沸腾了。

    宛若破布般,被扯得支离破碎。

    恐怖的神力碰撞,宛若潮汐汹涌,让人说不出的震撼。

    转眼间,不止一尊隐匿在暗中,以某种不得了的秘术,遮掩了自身气息,魔雾缭绕的身影出手了。

    一出生就伴随惊世异象,生来就是一旦大成,便注定可成就至尊的无劫神体,又与上古重瞳这等无上仙瞳完美融为一体,现在更是孕育出了惊世的至尊骨,说绝艳古今都不为过。

    这样的人若是成长起来,那他们那些大教不惜代价,悉心培养出来的天骄又算什么?

    届时怕是数万载,乃至十数万载的漫长岁月内,其他所有的势力都要被压得抬不起头。

    这个时候,隐匿在虚空的强者们,再也坐不住了。

    没有势力希望这样的妖孽继续成长下去。

    天地间,隆隆震颤。

    那些修为太低,出来凑热闹的修士,有不少被那可怖的余波震得大口吐血,身形踉跄坠落了下去!

    倒霉些的,更是直接被震成血雾。

    就这么身陨道消。

    让人惊悚。

    “刷——”

    但谁都没想到,就在这时。

    一股阴冷至极的杀机如海如潮般涌来,铺天盖地。

    让人如坠冷窖,从头凉到脚。

    又是一只黑压压的大手。

    掌心间缭绕着生死二气,化作了阴阳图,自上空探抓而下。

    那股骇人的气机,让那些相继自王都内赶来的修士们惊悚,险些忍不住要跪伏下去。

    “这是……半步天命?”就是大魏皇叔魏长青、混元候韩开、紫微神教的长老李云、穆阳等人,都纷纷变色了!

    拼命出手,想要阻拦。

    但根本无法撼动。

    对方的太强大了,超越了大能尊者。

    于生死境圆满的程度,再度生生向前迈出了一小步。

    已经半只脚跨过壁垒,只差半步就要真正跨入天命贤者的领域!

    “轰隆!”

    毫无征兆。

    滔天的气机,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那名大手的主人,一道黑雾缭绕的悚人身影,被生生从虚空中逼出。

    “大魏皇主?”

    他面色大变,更有些心惊莫名,难以置信地失声:“魏长空,你竟然已经破开了那一层壁垒,成为了天命境的贤者?”

    没有半点犹豫,就要击穿虚空逃离。

    “既然来了,就都别走了!”一阵霸气而冷酷的声音,自王都方向传来,回荡在天地间。

    大道仿佛在隆隆回应,浩荡的威压,铺天盖地,让人惊颤不已。

    “那是……皇主!”

    “大魏皇主魏长空!”

    “真的是……天命境的贤者!!!”

    王都的方向,一轮惊世的神阳,横在那里。

    一呼一吸,海量的精气笼罩,在那里宛若潮汐般喷涌,龙气缭绕。

    炽盛得无法直视。

    赫然是大魏王朝的皇主——魏长空。

    而且,已然超越了生死境的范畴。

    这是一尊实力恐怖的天命贤者!

    他早已经赶到,一直在那里默默关注。

    魏无殇是他最看中的子嗣,更是大魏王朝将来崛起的希望。

    魏长空怎么可能无视?

    此时,见到竟然有大能隐匿于暗中窥视,甚至竟敢公然对魏无殇出手。

    这位大魏王朝的皇主,直接震怒了。

    滔滔威势,宛若无穷无尽的浪潮,仿佛挤满了每一寸空间,不容亵渎,不容冒犯,让人莫名的战栗,惶惶不安。

    压得在场的王侯大能皆变色。

    自虚空坠落,跪伏了下去。

    冷汗直流。

    他们的身体背叛了意志。

    根本无法反抗这浩瀚的威压。

    这还是大魏皇主有意收敛了那贤者气机的情况下,否则单凭那无尽的贤者威压,就足以让天塌地陷,压得在场大能肉身崩裂,直接爆碎开来。

    就算天命贤者严格来说只能算伪圣。

    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圣贤。

    但也不是他们这些生死境的大能尊者可以比肩的。

    跨过生死境与天命境间的那道天堑,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隆——”一只恐怖绝伦,缭绕着秩序与道则的大手,横空碾压而来。

    极度的强势与可怖,直接就镇压了那名半步天命的强者。

    逃都来不及逃走。

    “给我破——”

    浑身乌光盛烈,拼命冲击,但根本无法撼动那仿若撑天支柱般,渐渐开始合拢的大手。

    那道黑影有些难以置信,充满惊恐地大叫着。

    那些正在与大魏皇叔魏长青、混元候、四方候等人交手的大能同样皆不禁惊悚,毫不犹豫就舍弃对手,第一时间想要退走。

    但转眼间。

    可怕的秩序神则席卷而来。

    “哗啦啦……”惊人的符文闪耀、飞舞,无尽的道则在那里缭绕、交织,密密麻麻,冲霄夺目,璀璨无比。

    宛若熊熊烈焰,在那里燃烧,照亮了天地间。

    直接封天锁地,禁锢住了虚空,根本无法横渡。

    那只可怖无比的大手,流露着惊天威压,镇压而下。

    直接抓住了他们。

    “啊啊……”

    “啊!不——”

    “魏长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无劫神体,他注定成不了帝,哈哈哈……”

    但转眼间,阵阵凄厉的惨叫戛然而止。

    被大魏皇主无情的炼化,化为灰烬。

    一位半步天命与数位生死境的强者,就这么被轻易的抹杀。

    这无疑让所有人都有些惊悚,寒气直冒,震惊莫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