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点小说网 > 足球竞猜 > 全球一番 > 正文 第十三章 最终的胜利者【求收藏推荐】
    虽然只能用日向小春的三项能力。

    但足够了!

    连续拍飞数块飞来的石块,许缘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是时候算算总账了。

    “那个护额怎么回事?那个女忍者呢?这个能力……难道是海贼船长能力?”背包男也想起了日向小春先前的描述。

    许缘笑了笑,抬步向背包男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身捡起之前仍在地上的长剑,意念一动长剑化作一副金属的手套附在手上。

    背包男目光一凝,不敢大意,忙集中注意力,摆出一副防守的架势。

    许缘越走越急,几步之后变成了冲向背包男。

    一出手便是柔拳中最刚猛的一式。

    背包男赤手空拳,只能左右腾挪不断躲闪,偏偏一边肩膀受伤用不上力气,单手发动的还击往往被轻易的化解。

    明明对手是眼前这个男的,但与之战斗的感觉,却好像之前跟那个女人战斗一样,而且还是全盛时期!

    许缘越战越勇,一双趁手随意变化的金属手套,完美的将柔拳发挥出来。

    背包男只能不断后退,心知这样不是办法,虚晃一招后,他一闪身钻进了身后的树林。

    许缘不做犹豫,同样钻入树林追了过去,他明白一旦他的能力消耗完,恢复普通人状态,到那时局面就会瞬间反转,唯有乘胜追击,不留后患才行。

    庆幸的是,幸亏选了小春柔拳这项技能,柔拳的应用几乎涉及了全身的经脉的应用。

    将查克拉集中在足底经脉,许缘奔跑速度立马如火影里的忍者一般,每一个弹跳都能跃出很远。

    海岛面积本就不大,中心树林的面积更小,三拐两拐后,背包男便到他的目的地,只见他先前一直背着的背包就丢在前面的地面,忍具散落在一旁。

    背包男急忙冲过去,一把捞起背包,单手将忍具划拉进去,胳膊一伸就把背包重新背在了背上。

    就在这时,许缘终于追了过来,背包男回手在背包一掏,一甩手数发手里剑直射而出。

    许缘不闪不避,双掌一顿连拍,将手里剑尽数击飞,却不防手里剑中后居然隐着一对罐壮物。

    “嘭——”

    罐装物炸开,大量浓烟涌出。

    许缘吓了一跳,幸亏不是手榴弹什么的,太大意了。

    随着大量烟雾涌出,视野被浓烟充斥,许缘反而不慌了,瞳仁微微转头,抬手就向拍出一掌“八卦空掌”。

    远远的,背包男痛呼一声道:“怎么可能?”

    许缘丝毫不受浓烟的影响,大步走向背包男的方向,抬手摸了摸眼角微微隆起的经络,心中感叹,这恶魔果实的能力还真霸道,连人家一代代血脉相传的血继限界都能使用。

    不过这白眼还真好用,三百六十度全方位视野,无死角!

    记得火影里只有日向宗家的白眼才没有死角,分家的人因为笼中鸟的关系都有一处死角才对。小春还是日向宗家呢?

    “停停停,不打了,我投降!”背包男举起双手道。

    “投降?你刚才还要杀了我们,凭什么觉得我会接受你的投降!”许缘冷声道。

    “我知道很多有用的消息可以告诉你,世界上有超能者组织,你现在也不是普通人了,还有那个女忍者,一旦被超能者组织注意到,大多时候是祸不是福。

    相信我,这些消息你们一定用得到。”背包男急急说道。

    许缘停在背包男身前不远处,缓缓道:“说的没错……可是,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在耍什么花招吗?”

    “什么花招?实在信不过我你可以把我捆住,我真的只是不想死就这么死在这。”背包男把手举得更高。

    “也好。”

    许缘点点头,大步走到背包男面前,只见背包男眼色一黯,许缘也不理会,意念控制金属手套变成一条锁链将背包男双手双脚紧紧捆住。

    “你想先知道哪方面的消息?”背包男急忙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许缘没有出声,只是脸上却是一阵阴晴不定,半响,他一咬牙,查克拉在掌中聚集,猛地一掌拍在背包男胸口。

    背包男如滚地葫芦在地面滚出老远,一口鲜血吐出,一脸不可思议道:“为什么?”

    “你的提议我挺动心的,如果你真的投降,我或许下不去杀手,但是……”

    许缘一顿足,身后地面泥土一阵涌动,两个雷管从地面缓缓被泥土托了起来。

    “果然连白眼也能……用了吗?我早该想到的,却还、还抱着……侥幸心理,罢了罢了……早就想过有这么一……”

    默默的看着背包男没了声息,许缘沉默良久,抬起微微发颤的手在护额上一点,护额化作一道流光落在地面重新变回日向小春。

    杵在原地,许缘内心忐忑不已,尽管理智也告诉他做的并没错,只是二十三年养成的是非观让他难以面对这个事实,无论如何杀人了都是天大的事。

    “小春,我……杀人了。”

    日向小春看了许缘一眼,淡然道:“他杀的人更多,别的不说,那三个海贼就死在他们手里。”

    “可是……”

    日向小春拍了拍许缘的肩膀,安慰道:“没什么可是的,这里不是现实,你也不必拿现实里的道德观念来看待问题。

    眼界开阔一点,即便是现实里,这件事放在一些国家,你也只是普通的正当防卫而已,不用跟自己过不去,对得起良心就好。”

    “嗯。”

    许缘点点头,听日向小春这么一说,他心里确实好受了不少,苦笑一声道:“小春你知道的还不少。”

    日向小春涩声道:“我一个人来到陌生的世界,不多收集一些情报多了解一些怎么能安下心生活。”

    “人生啊总是让人始料不及。”许缘摇摇头。“算了不提这个,小春,你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来亲一个。”

    日向小春白了一眼许缘道:“你想得美,你情绪转变的蛮快,手不抖了?”

    “科学表明,手抖不一定是因为害怕,我这也许因为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导致的呢。不说这个,做人得将信用啊春儿!”

    “我怎么不讲信用了,你说说当时你怎么说的?”

    “‘如果这次大难不死,让我亲一下怎么样’,这是原话,我记得清楚着呢,答应好的事不许耍赖啊。”

    日向小春娇哼一声道:“是啊,我是答应了,可我有说什么时间兑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