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语文老师会作曲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纹枰论道
    陈尚东在外面随便填了肚子回到学校,首先便去敲李欣的房门,却无人回应。

    他只好回屋静坐,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也没得码字的心思,索性打开电脑登录“棋圣道场”,准备厮杀两把发泄心中的郁闷。

    为什么会有郁闷的感觉,他心里有数,无非是基于一种害怕,害怕跟注定走不到一起的米媛产生瓜葛。

    这种感觉很微妙很玄乎。

    华子警告的那些话言犹在耳,陈尚东笃定自己不会有想法,但听到李欣胡言乱语后自己急于解释的冲动很反常,这让他心里有些慌乱不宁。

    自己慌什么?难道真会喜欢上她?

    不可能,除非自己疯了!

    上次米媛帮自己联系音乐培训班时他做过仙女和癞蛤蟆的比喻,自己不会飞蛾扑火,一定不会。

    其实陈尚东这样安慰自己多少有些掩耳盗铃,须知人生在世感情的事有谁说得清楚?有谁控制得住?

    真要控制得住哪还有《西厢记》、《牡丹亭》等痴男怨女的故事传世?

    不过对于李欣的恶作剧,陈尚东倒压根没往心里去,两人比邻而居这么久,他比谁都清楚,李欣是个活得再明白不过的女孩,她虽然乐于帮助陈尚东,做人的底线却坚守不移。

    丁就是丁卯就是卯,锱就是锱,铢就是铢,差一毫一厘也不行。

    所以,李欣不会也不可能对自己有丝毫想法,她之所以戏耍米媛,无非是风闻米媛跟杨思海相过亲,心里为未来的表姐夫鸣不平而已。

    她也不想想米媛和杨思海若是相亲成功还有她这个小姨子什么事?

    那到底,米媛对自己有没有感觉?

    陈尚东很想嘲笑自己可压抑不住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此时电脑弹出“棋圣道场”的登录界面,陈尚东敲了“逝水”的ID号进入游戏界面。

    所谓逝水,取的自然是“逝水尚东流”的意思。

    他喜欢下棋,尤其喜欢在“棋圣道场”这个对弈平台里下棋。

    “棋圣道场”做为国内实力最强的围棋游戏平台,参与者甚众高手如云,经常有职业棋手出没带来血腥暴力惨不忍睹的一边倒屠杀。

    读大学时,陈尚东除了体育运动外,得闲便在宿舍里摆棋打谱自得其乐。

    后来互联网兴起,他就开始登录“棋圣道场”征战四方,如今也有业余五段的实力,总而言之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他看看等待对弈的棋手里少有同等级棋手,便选择一个名叫“宁静致远”的业余六段,点击邀请对局,对方居然顺利通过。

    棋局开始,陈尚东执黑先行。

    他习惯性地敲击“您好”后执黑占星开局。

    对方回了个“您好”,执白星小目应对。

    陈尚东挂角,寥寥数手后直接不讲理地扭断开战,对方居然也能沉着应对,很快就让他尝到了不讲棋理的苦果,大角丢失不说厚势还有缺陷。

    他这才认真审视棋局,开始谨慎应对。

    棋入中盘,双方大龙交错都有死活之虞,稍微不慎就是崩盘结果。

    对方突然在留言栏敲两句话过来:“年轻人火气怎的这样大?宁为玉碎么?”

    陈尚东笑笑,“若是瓦全,我此局必输。你的棋风好似钝刀,必定擅长官子。”

    “哈哈,年轻人虽说有些冲动却能审时度势,殊为难得。”

    “你口口声声年轻人,怕是自己年纪也不大,何必装稳扮老?我必干倒你。”

    “来,我看你有什么道行,尽管使出真本事。”

    此后黑白双方盘根错节锱铢必较,又走八十余手后,黑棋大龙与白棋开始拼气对杀,仅差一气活活被屠。

    陈尚东心有不甘,开始疯狂反扑,最终也斩获对方一条小龙,奈何前面差距太大,只好投子认输。

    “再来一盘?”

    “别看一段之差,却如天堑鸿沟,年轻人,努力吧。”

    “别,刚才我火气上头,这次冷静着下,必能扳回一局,再来如何?”

    “好吧,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扳回。”

    双方重新来过,这次轮到“宁静致远“执黑先行。

    四角定式走完,双方都很谨慎,各占各的大场各围各的空,稍有接触便草草定型,盘面异常胶着。

    很快,“宁静致远“受不住这种磨洋工的下法,自恃力强野蛮地凌空打入,引来白棋的凌厉反击,招招不离棋筋活路,盘面顿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宁静致远“想了很长时间,“我有些托大,这棋怕是难了。”

    “你打入很巧,时机也很精妙,治孤成活不是问题。”

    “不,打入太深,就算活出尾巴被断掉也是必败的局面。”

    “未必,你棋力很强,别迷惑我。”

    “哈哈,你很有趣,我试试。”

    果不其然,长考后的黑棋妙手迭出,寥寥十数招便成功活出。

    陈尚东不为所动,他本来就没打算活吃大龙,现在的棋局很明了,白棋只要借助厚味对棋盘下面黑方孤棋展开缠绕攻击,就能奠定胜局。

    棋局也确实这样演绎,下方的黑棋遭受池鱼之殃备受白棋围攻,怎么也做不出两眼的情况下只能仓惶出逃,最后被白棋截断尾巴,实地远远领先。

    “宁静致远“见大势已去,坚持十余手后举旗投降。

    片刻后,“宁静致远“求着陈尚东再来一盘。

    但凡下围棋者都是如此,输棋后不把气顺过来一整天都会心怀不畅。

    陈尚东很理解对方,查过对方的资料后敲一行字过去,“你这六段是自封的?”

    “怎么,不信我有这实力?”

    “不不不,你三年前创建这个账号,十四战仅两负,升七段是早晚的事。”

    “我一年回国住一月,一周下棋一次,三年不正好十二战?这次我有事提前回国才破例跟你这五段棋手下了两盘,你该引以为荣。”

    “确实,敢问你今年贵庚?”

    “垂垂老矣,不想提及,不过我身边倒有一帮人在骂你。”

    “骂我作甚?”

    “有人骂你不知尊卑,拖着老人下这么久,有人骂你不识抬举,我找你下棋你还问东问西。”

    “好吧,是我不对,再来一盘。”

    “不管输赢怎样,我都得说声谢谢。”

    “不客气。”

    双方重开战局变得格外冷静,行棋四平八稳不急不躁。

    在这样的情况下,段位大小的差距肯定会无限放大,陈尚东渐感行棋节奏丧失,只能跟着对方被动应对。

    棋入中盘,陈尚东盘面落后,更别提黑棋还要贴目。

    他审时度势只能棋行险着掀起乱战以图浑水摸鱼,岂料对方应棋有条不紊进退有度。

    肉搏结束后,盘面空间越来越小,白棋优势越发明显,陈尚东见争无可争只好投子认输。

    对方并没得意忘形,而是安慰陈尚东道:“你的棋大局观不错,算路也行,就是进退容易失据,假以时日,水平必有长进,所以大可不必灰心。”

    “谢谢,这是我下棋以来头一次输了有人安慰。”

    “这也是我头一次输给五段棋,你真的不错,加油吧。”

    “好的,祝你身体健康,咱们有空再下。”

    “那怕要到明年去了,今年事多抽不开身,明年此时我找你下。”

    “我静候佳音。”

    “小子不错,再见。”

    “再见。”

    陈尚东退出“棋圣道场”咧嘴笑笑,这人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