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永无止烬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录音室里的沉默
    一点也不平淡,夹杂了许多心境跌宕起伏的一月,就这样慢慢走入末尾。

    期间李阵郁只越空过几次出门杀人,较以往频率减少了许多。更多的时间,他都拿来投入到援助行动中去了。其余的,就只剩偶尔带上那副耳机,听听歌,到处走走。

    少女时代的第四张正规专辑开始进入到了繁忙的录音阶段,那段时间里李阵郁跟林允儿的交流不多,仅仅只有来往的数条短信。除此之外,第一阶段的两例法案彻底宣告尘埃落地。包括少女时代在内,很多经纪公司都迫于无奈,以标准书为范本,修改了同这些艺人的合约条例。

    这无疑算是近期娱乐圈台面上的一记大事,林允儿发给李阵郁的短信中,其中一条就有提到这件事情。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合约修改后的好处,李阵郁只是静静地看完,没有作过多回应。

    她显然不知道,自己发短信给到的那个人,就是这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更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起因,会那么的荒诞不经。

    一月初提到的那场寒潮,没有逾期,如约而至,一直肆虐到末尾。李阵郁在寒潮最凛冽的时候,有再一次的参与过一次救助行动。地点虽然不再是九龙村,但一切场景好似都是曾经的翻本,只是少了那么一个人。

    铺天盖地的大雪里,金承炫不用多说,必然有过旧事重提。他习惯似的亲昵的搭着李阵郁的肩膀,问他是不是想起了,上一次的那条白色羊毛围巾。

    李阵郁这一次对此有了回应,不过不是嘴上的,而是手上的。他没有说话,只是用一记淋漓的过肩摔,做了答复。

    在空中翻转过一个来回,最终呈大字瘫在地上的金承炫,咳嗽了一声,继而大笑不止。

    强度很大的寒潮过境,几乎让整座首尔镀上刺目的银装,化作奇幻世界里的凛冬北地。不过这一切,都不过像是稍纵即逝的幻景。甚至于李阵郁还没思量完,是否这一次有必要,叮嘱诗音或者是她,穿成一只企鹅再出门,这场寒潮就已挥一挥衣袖,走的一干二净。

    几乎是在它走后的三两天里,等地上的雪和冰霜一化完,气温便迅速从零下七八度,回暖到零上四五度。

    在天气刚刚有转好迹象的那段时间里,李阵郁去了一次S&M公司,这一次他倒是没有空手过去,而是带着一些零食。诸如蒟蒻果冻,水信玄饼,sunsweet菠萝干之类低卡低脂低热量的。当然也有玫瑰香葡萄,以及RB那边近来最火的长颈鹿香蕉蛋糕,之类高热量的。

    控制体重体型对于艺人来说无疑是很重要的一点,在这一点上李阵郁知道自己很难做出改变,诗音她们几个从现在开始就已经在控制饮食。除开爱美的天性以外,毕竟这是成为艺人的道路上,不可或缺的一种牺牲。

    对于这种牺牲,李阵郁没有其他法子,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替她研究食谱,争取不被察觉的,在日常饮食上,多一些照顾。

    当然,这次带上零食去看林允儿,必然不会是什么拿小白鼠实验的心态,看看她们对哪些食物比较青睐。说起来,应该算是顺手而为。

    在公司门口,出来接李阵郁进去的人是金泰妍。她俏生生的立在那,看到李阵郁从阿斯顿马丁上下来,没有作过多表情,仅仅只是日常的点头示意。也没太过在乎的李阵郁跟着她进去,两人并肩进入电梯。

    除开一句:“允儿正在录音”以外,剩下的就只有沉默。

    不算小的电梯里,两人肩并着肩,中间隔着一个有些空的身位。从一层到五层,金泰妍基本都保持着目视前方,李阵郁相同。唯有在出电梯的时候,她才有过一次转移视线,瞥过李阵郁的手腕一眼,而后闪电收回。

    那里,已没了纱布。透过袖口或隐或现的交叉掩映,只剩下一个浅浅的疤痕。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那道疤痕,和烧伤无关。

    出了电梯,走过一串走道,在前面的金泰妍,神色更冷。或者……也应该不能算是冷,她一向不太熟悉这种有些负面的神情。要说的话,应该更加偏向于发呆发愣。她平淡舒展开的眉目,更像是在说:你的所有一切都与我无关。

    实际上,当得知李阵郁要来的消息后,金泰妍的心情就不太好。如果不是因为在那次的谈话,那次的保证后,两人真的少有来往。如果不是允儿在录音之前对着她撒娇了半天,她压根就不愿意出去接这么个,在她眼里带着危险讯号的男人。

    至于好脸色,她暂时还不觉得自己能有这样的功力,去保持一个这么豁达的心态。

    于是乎,在进到录音室和林允儿简单打了个招呼后。两人坐到一旁单独的休息室里,陷入到了又一遍的沉默当中。

    金泰妍窝在长条沙发的一角,玩着手机,不曾抬头。李阵郁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单独的板凳上,双手插在口袋里,无思无想。

    少女时代的录音工作,一向的模式都是单独过来先录好各自的部分。一方面是因为各自的行程都不少,另一方面也可以空出时间,让后面的人先待在家里休息。

    今天最早来录音的是Yuri,大概在中午时分的时候就已经录完离开了。接下来的就是林允儿,已经持续了大概差不多有两个小时,在她后面的泰妍应该是提前过来在等。

    泰妍后面则是Tiffany,这会儿估计也快过来了。看到桌面上粉红包装的香蕉蛋糕,恐怕是会立即宣布对它的主权。

    这些小小的心思,李阵郁都没有在过分的去想。他一直觉得自己什么也不做时候的入定,可以媲美深山老林里的得道高僧。只是他得不了道,也明不了佛理。

    如果两个人坐在一间屋子里,能够好像彼此都不存在的,默然超过三十分钟。那么基本就可以说明,这是真正界限分明的形同陌路。

    而更为吊诡的是,在第二十五分钟的时候,李阵郁掏出耳机带上,放了一首她的歌,是08年《贝多芬病毒》的OST。至于金泰妍,她仍旧专注着自己的手机游戏,正在《模拟城市》中,放置一幢漂亮的地标建筑。

    单曲循环持续到第四遍,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寂静如桌上果冻的氛围一秒消散。

    当先进来的林允儿,当然有注意到这两人漠然的状况,但她能做的好像只有撇撇嘴,外加叹一口气。和她一起进来,在她身后一直玩着她的帽子的Tiffany,对此毫无察觉。

    也不知道是眼神不好还是怎么回事,一进门的她,就径直忽略掉一边的李阵郁,两个跳步就蹦跶到桌上的零食身边,很顺理成章的试图将那盒香蕉蛋糕给揣到怀里。

    产自北海道的香蕉蛋糕虽然算是网红零食,但毕竟刚出没多久,尚且未在国内商超这边上架。近期少女时代又没什么RB行程,想来应该只是听说过,还没有尝到鲜。

    不过这会Tiffany的表现是真的有些蠢,那盒粉红盒装的香蕉蛋糕体型不小,她捣鼓了很久都没能揣进自己的怀里。等到一脸不爽的放弃后,这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外人。

    看到她投过去疑惑的目光,呼了第二口气哭笑不得的林允儿这才开始介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