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点小说网 > 足球竞猜 > 浮游闲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惊
    四人钓了一下午鱼,韩希雨遗憾的看着桶里的两条小鱼苗,无奈道:“钓鱼这项运动不适合我,来这几次我也没钓到一次正经鱼!”

    张震调笑道:“可能是因为你也不是正经人?所以正经鱼都不来?”

    李强可能新手运气好,竟然弄了大半桶的鱼,而且都没有小鱼!看到稍小一点的鱼都被李强扔回水中去了。李强嘿嘿笑道:“韩哥,一会儿我这分你十条,敞开吃!”

    嫉妒的看了一眼人家的桶,又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桶,想了想一整个下午李强都在不停地下竿、捞鱼、下竿、捞鱼…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便将自己的两条小可怜扔回了鱼塘。两条小鱼溅起一点水花,便飞速的潜水逃窜消失了。

    在几人看不见的深水区,两条黑长的节肢突然射出,击穿了刚刚入水的一条小鱼,小鱼瞬间毙命,又快速的被拖进漆黑的水草丛中。

    在更幽深的水域,一条条游鱼四处逃窜着,仿佛被什么不知名的凶物追赶,不时从泥土中射出一条条漆黑的节肢,带着其上挣扎的游鱼回到了黑暗中。

    四人回到服务区,在机械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的烧烤台子。选择好原始火焰烧烤,调制好烧烤酱,将鱼儿们剥皮去内脏洗净,串起来开始炭火烧烤。可能是因为1990牧区实在有点远,此时整个服务区内也就十几人在游玩。

    看着火焰升腾起来,四人举起酒杯庆祝道:“庆祝休息日!为没有工作的日子干杯!”

    干掉杯中酒,烤鱼已经开始散发出香味,鱼肉边已经开始微微打卷。见几人还在观望等待,估计是烧烤经验不足,韩希雨道:“我来帮你们看看鱼熟没熟!”说罢便捡起一条最肥美的鱼狠狠的咬了一口,一阵鲜味充满口腔,感觉自己这一下午的等待果然是有道理的,虽然鱼不是自己钓的,但吃的确实最肥美的那一条!

    李强问道:“韩哥,熟了么?”

    又伸手捡起一条鱼咬了一口道:“没熟!没熟!”

    张震与赵昊见韩希雨已经开始大快朵颐,随即便反应过来上当了,便招呼道:“他忽悠咱呢,赶紧吃,熟了熟了!”

    随着天色逐渐暗淡下来,除了仍在喝酒聊天的四人外,其余游客已经准备驾车返程。

    韩希雨见偌大的空间,只剩下自己几个人与智能机器,便有点点的不安,问道:“咱几个一会儿是不是也要回去了?”

    赵昊笑道:“小韩放心吧,咱又不是跟他们一样四个轱辘的着急回城,咱马力全开,半小时就到家了,着什么急!”

    韩希雨闻言便不担心时间问题,只是心中的不安仍没有消去。

    远方的鱼塘中,水下湍流四起,湖中的游鱼更加的疯狂,甚至还有一部分鱼窜到了岸上。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无限恐怖的东西在身边。

    随着水底的泥沙被掀起,仿佛有众多圆滚滚的硕大生物起身冲向水面。

    吃完烤鱼,四人拍了拍肚子满意的一笑,韩希雨呼唤来智能机器人收拾残局。张震可能是今儿媳妇给放了长假,根本不想着回家,招呼几人道:“去棋牌室打会儿牌啊,天色还早,回去也没啥事做!”

    韩希雨皱眉道:“打牌?张哥,上次你裤子都差点输给我,今儿还有勇气打牌呢?”

    李强闻言道:“我不会打牌啊~”

    老赌鬼张震可能是赌瘾上涌,张狂道:“区区几条裤子,我今儿还带了好多!不行我可以穿纸尿裤飞回去!走!打他十几圈去!”

    见张震兴致正浓,韩希雨便对李强道:“走吧,那都比较简单,边打边学,反正跟张哥打牌输不了你的。”

    李昊疑惑:“张震不是挺会打的吗?以前我记得经常找我们科小赵组局的。”

    见张震一马当先的快步走向棋牌室,韩希雨悄悄道:“张哥在赌博这方面,逢赌必输,那一手烂牌…有一次他媳妇看他打牌输的精光,裸奔着回的家,回去就把他一顿收拾,没看最近都没怎么让他出来打牌了么~”

    “都是朋友打牌,咋能让他光着回去?”

    “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三人窃笑着跟上了张震的脚步,随意找了一间国粹室,张震坐在李强的上首、韩希雨的下首便开始打了起来。

    张震稍稍给李强介绍了一下规则后,几人就开打。

    下面介绍一下案发现场:韩希雨打什么,张震都犹犹豫豫的说“不要”。张震打什么,李强都看了看之后,兴高采烈的说“吃上!”,“碰!”,“糊了!”

    半小时后,李昊疑惑的看了看三人,问道:“你们三兄弟,一伙的吧?张震你牌可以这么打的?你们这胡来胡去,把我给绕进去了啊!”

    看了看自己面前所剩无几的筹码,又看了看张震一身的欠条,李昊怒道:“老张你打牌不带钱,张罗个啥打牌!”

    张震笑道:“赵老师,区区细节,不要在意吗!来,喝口水压压惊!”

    韩希雨悄悄对李强问道:“张老师欠你多少了?”

    李强嘿嘿一笑道:“这游戏还挺有意思的,张老师的新飞行背包,大半个已经是我的了!”

    同情的看了一眼李强:“张老师还有个外号,叫张老赖…下了牌桌,我的名字叫张震,上了牌桌,我叫张老赖!”

    可能是声音大了一点,赵昊闻言怒道:“张老赖!今晚你给我自己光着飞回去吧!小强,帮我把他裤子扒了抵债!”

    张震闻言紧了紧自己的腰带道:“赵老师别乱来啊,我今天腰带特意穿的密码锁,你硬扯肯定扯不下来的!”

    “好你个张老赖,早就做好准备了啊!小强,跟我上!”

    赵昊扑身上前,被张震一个闪身躲掉了,见一个人搞不定张震,便对李强喊道。

    韩希雨见三人闹成一团,哈哈大笑,只觉得近日来的沉闷都忘却了一些。站起身,给三兄弟拍了几张特写,记录下案发现场,便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明亮的双月,漫天的星海,心胸仿佛都开阔了一些。推开窗户,一阵稍有咸腥味的风铺面而来。耳边听着虫鸣声和牛羊群的“哞哞”声,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在这一刻,自己整个人都空灵起来。

    等三人又闹了一会儿,张震的裤子当然是没有密码锁的,到底是被扒了下来,韩希雨拍照记录这历史的一刻后道:“时间差不多了,咱准备回去吧,再不回去,嫂子们该收拾你们俩了。”

    张震露着大毛腿哈哈膨胀道:“男人聚会,女人哪那么多话!”

    李强休息了片刻后道:“这空气中怎么好像有股大海的味道呢?”

    韩希雨仔细嗅了一下空气后,疑惑道:“怎么好像血腥味呢,你不说我都没注意。”此时静下心来,心中明显感受到一阵阵的不安。

    张震笑道:“肯定不是血腥味,这要是血腥味,牧区的动物要死多少啊,估计早就翻天了。”

    韩希雨稍稍想了想,惊道:“糟了,可能是出事儿了!正常晚上牛羊早睡觉了,哪能在那边一直叫!”

    几人走到窗边,听到牲畜区的牛羊叫声,脸色均都沉了下去。

    赵昊道:“走吧,咱去看看怎么回事。”

    韩希雨拍了一下额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道:“咱们四个普通人,赤手空拳的向着事发地点冲过去?给危险送人头??”

    赵昊强道:“在咱们牧场星,又没什么大型捕食性生物,怕个啥。走!去看看热闹!”

    李强望着外面昏暗的路灯,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呆呆道:“韩哥,咱牧场星有什么圆圆的节肢类动物么?”

    “没有啊,怎么了?”张震疑惑道,顺着李强的目光望去,也发起呆来。

    韩希雨看两人都在发呆,也凝目向远处望去,大惊失色道:“明天我就去投诉牧区的智能清洁机器人!天天不好好打扫卫生!这蜘蛛长得都快比我大了!!”

    只见远处本身昏暗的智能感应灯因感受到“有人”路过便骤然明亮起来,路灯下哪是“人”啊,分明是一个个身体有半人大小,从身上伸出来的漆黑的节肢有1米来长的巨型蜘蛛。

    打眼望去,那个明亮的路灯下就能有三五只巨大的蜘蛛抱团在一起,不知道在撕扯着什么。

    扶了扶眼镜,韩希雨惊道:“那是在扯牛羊的半身吧!”想起白天李强吐槽地脏,顿时意识到那哪里是地脏,分明是血凝固后的样子。

    张震从赵昊手中拿回裤子穿上,沉稳道:“咱是固守待援,还是紧急突破?”

    看到大蜘蛛轻易的将牛羊分尸,赵昊咽了咽口水道:“撤吧,这地儿应该没什么能拦住他们……”

    想了想停车的位置,韩希雨紧张道:“去停车场要穿过一片林子,我腿有点软。”

    张震赌道:“赌一把,去抢车,咱上了车就彻底安全了。”

    李强这时显现出自己冷静的一面,仔细思考后摇摇头道:“停车场的周围的那片小林子外侧就是牛羊区,咱往那边冲就是羊入虎口。韩哥,你来了很多次,这地方有什么密封的房间,或者特别高的建筑么?”

    “去特别高的建筑干嘛?”

    “特别高的建筑一般都有专门承重的地方,那附近可能有足够坚硬能抵御蜘蛛的房间!另外,咱们还要找找医疗箱,这一路受伤必不可少,有个医疗箱咱几个受伤了还能抢救一下!”